现在时间:

详细内容

字号:   

该如何反击美国的科技霸凌?这个故事给出了答案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-05-29

划重点

中国企业真的成了美国菜板上的肉,片、切、割、剁、砍,美国想怎么来就怎么来?面板大厂们让“市场换技术”的天真派们被狠狠打脸。当年曾经想跟风狠宰一通的品牌,有的坟头草大概有一尺高了吧。在英特尔霸主地位稳固的情况下,美国的科技大棒不太可能关注电脑领域。自研芯片最迫切的是ARM架构的CPU,它事关5G和人工智能。正文

这几天,美国给蓝星的居民上了一堂课:什么叫科技霸凌。谷歌、微软和ARM等华为原来的商业合作伙伴,迫于美国发布的出口管制禁令压力,先后宣布与华为终止合作。

美国的这种霸道,建立在对全球半导体芯片供应链的强力掌控上。简单说,就是利用信息领域的核心技术(包括行业标准、专利许可和基础应用技术)优势,占据芯片设计、操作系统和互联网应用的垄断地位,借此掐住了全球信息产业的咽喉。

那么,中国企业真的成了美国菜板上的肉,片、切、割、剁、砍,美国想怎么来就怎么来?

倒也并非如此,美国在供应链上做文章,我们也可以在供应链上怼回去。这方面,国产面板企业有成功的先例。

“市场换技术”被打脸

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08年。

这一年,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大尺寸液晶面板产业进入下行周期,全球面板大佬(日本、韩国和我国台湾的企业)面临产能过剩难题。由于台湾企业没有电视品牌,因此一直向日韩企业供应液晶面板,但日韩企业要保护自己的产能,纷纷取消订单,结果就是台湾厂商的库存猛增到亏损。

一直被“缺芯少屏”搞得头大的我们以为机会来了。

讲到这里,需要顺便插一嘴当时的国产面板情况。2008年之前,大陆国产液晶面板产业可以用三句话概括:

产量小,如果四舍五入,全球市占率接近0;处境艰难,能拿到台面上的企业京东方和上广电.NEC,在2006年分别亏损15余亿元和20余亿元;技术领先的日本、韩国和中国台湾的面板厂,不愿将高世代线建在大陆,独资也不愿意,为什么?怕技术外泄。

大陆彩电业这时已经开始集体往全球第一梯队冲刺,但国产面板产业发育羸弱使它们像一群可以被随意吸血的肥羊(薅羊毛已经算很仁慈了),面板占了国产液晶电视成本的70%左右。别看国产电视卖得欢,其实是在给日韩台面板大佬们打工。

即使我们有10多亿人的市场让外资面板企业数钱数到手抽筋,但人家的算盘却是:赚钱的可以,投资建厂的不行。

而且,日、韩政府和“台湾当局”严格限制向中国大陆转让液晶面板技术,即使投资建厂也不行。根据韩国 2007年颁布的《防止产业技术外流及产业技术保护法》,液晶面板与半导体属于核心战略产业,而出售、转让核心技术必须获得国家批准,韩国企业在海外建设液晶面板与半导体基地也需要政府批准。

面板大厂们让“市场换技术”的天真派们被狠狠打脸。

既然顺风顺水时不愿到大陆投资建厂,那么倒霉的时候总该考虑吧。事实证明,这一次,我们还是想多了。

日韩不请自来挤破头

2008年12月21日,第四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举行,会上宣布重磅消息:大陆将向台湾面板企业采购20亿美元液晶面板。

不到一个月,消息实锤,大陆9家电视机制造企业与奇美、友达光电等台湾面板厂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拟购买21.9亿美元电视用液晶面板,采购量达到1200万片,涵盖各个主流尺寸。说实话,这笔订单不仅轻松消化友达、奇美的400万片库存,还让它们从谷底爬起。

喜庆的气氛继续升温。2009年6月,离21.9亿美元大单仅仅半年时间,大陆再次加码,将2009年的面板采购金额增加一倍多,达到44亿美元。

不过,欢乐的剧情很快反转,而且反转得很狗血。

在台海两岸达成面板采购意向后,韩国面板企业出手了,不仅现金买下台企的400万片库存,还签订2009年度采购协议。之前,他们吆喝行业形势不好,让台湾面板企业自求多福,现在不请自来。

同时,韩国面板企业开始向大陆彩电企业控制出货量,然后说:涨价!手握大陆订单的台企不知怎么搞的,突然近视起来,不急于投资和扩产,而是坐视面板缺货。结果,在2009年仅仅5个月,液晶面板价格就上涨30%。

大陆彩电企业又当了一次肥羊。此情此景,和今天何其相似。

坟头草,一尺高

被坑苦后,大陆终于放弃幻想,出台《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,要求“努力在新型显示面板生产、整机模组一体化设计、玻璃基板制造等领域实现关键技术突破。”京东方、上广电等国产面板企业终于告别苦逼过去,开启疯狂扩张模式。以京东方为例,当年4月6代线在合肥开工建设,4个月后,8.5代线在北京上马。

随着国产高世代面板线接连上马,魔幻的一幕出现了:仅仅10来天,夏普愿意到大陆投资建厂了,LG也宣布在广州投建8代线,三星也宣布在大陆投资建8代线。

面板大佬们的所在国/地区不是有投资限制么?没问题,面板大佬们很自立地自己去通融解决。

从这个故事中,估计大家已经看出端倪:对垄断者来说,讲道理没用,骂娘没用,撒钱也没用,但制造竞争,马上有用。为什么?因为你不来投资建厂,意味着将大陆的市场拱手让给京东方们。

如今的面板市场形势如何,都不用我废话,当年曾想跟风狠宰一通的品牌,有的坟头草大概有一尺高了吧。

同样地,反击美国对华为等中国企业断供的科技霸凌,最好的方式也是给美国垄断的卖方供应链来点竞争,就像京东方等国产面板厂商给日、韩和我国台湾面板大佬们上课一样。

重中之重,是整合资源,对CPU、GPU和移动操作系统进行深度自主研发。

为何微软做不成手机操作系统

说到深度自研芯片和开发手机操作系统,有人的腿肚子开始哆嗦了。

方舟子博士对自主开发手机操作系统就不大看好,在社交媒体上认为,微软都做不成的壮举,我们来做,成功率不大靠谱(原话浓缩,不一定精确,具体参见下图)。

确实,微软屡次进入手机操作系统领域被屡次踢出,还花了大约71.8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和相关专利,结果还是割肉出局。估计现在心中还有面盆大的阴影。

BAT也曾向手机操作系统发起过冲击,但都一一退却,硕果仅存的阿里巴巴仅在小部分低端小众手机品牌保有火种,难有翻盘安卓的机会。

无论微软还是BAT,挑战安卓之所以失败,都是败在凭一己之力,难以整合应用生态,导致手机操作系统用户体验不佳,市场认可度低,最终湮灭在市场竞争的大潮中。

替代安卓的关键

此一时彼一时,当此非常时期,如果有一只手能捏合BAT等多家互联网大厂,以及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等国产手机,整合的资源远超过微软,足可以开发出一款媲美安卓的手机操作系统。

理由如下:

整合互联网公司和国产手机软硬件资源,可减少市场内耗,扫除自主手机操作系统占领市场的障碍;BAT和头条、京东、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整合了国内互联网资源,软件生态建设和市场推广不成问题;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等国产手机厂商和互联网公司联手,可以解决用户体验问题;自主手机操作系统以Linux系统为核心开发,可以解决版权问题,利于走向国际市场;国产手机在全球占据的客观市场份额,解决了自主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推广问题;一句话,只要将国产手机和互联网公司资源整合到位,自主手机操作系统替代安卓并不难。

其实,难度系数最高的,是CPU和GPU的深度自主研发。

芯片深度自主研发的难点

在半导体芯片领域,CPU和GPU的深度自主研发难度较大。

其中,又以CPU的难度最大。

按指令集生态划分,目前主流CPU有以英特尔为代表的CISC指令集(复杂指令集)CPU,和以ARM为代表的RISC指令集(精简指令集)CPU。现在CPU自主研发的现状是,以兆芯为代表的CISC指令集CPU落后英特尔好几代,挑战酷睿系列很难,但好处是让国产CPU完成了从0到1的进化,可以在对性能不敏感的领域找到生存地盘。

在英特尔霸主地位稳固的情况下,美国的科技大棒不太可能关注电脑领域。

自研芯片最迫切的是ARM架构的CPU,它事关5G和人工智能。

在ARM架构领域,国产自研CPU和GPU可以说是0。不否认华为海思是全球第5大芯片设计商,但它的实力主要体现在SOC芯片的设计上,也就是将CPU、GPU、ISP、NPU、基带等不同功能的内核集成到一个硅片上,做成一个具有完整功能的片上系统(SOC)。

其中,CPU和GPU购买自ARM公司的公版授权,海思无法修改内核,只能对频率和功耗做出调整,使之能和其它内核配合,便于集成。换句话说,海思的芯片设计能力体现在SOC芯片的集成设计能力,而不是像高通那样,对公版内核做出修改,或者独立设计内核

正因为如此,我在上一篇文章《断供令下的华为,电脑业务可能停摆,这一业务的国际化也将受冲击》分析过,没有ARM的支持,麒麟芯片的CPU和GPU将不能迭代演化,性能提升就此打住。

但对ARM架构的CPU和GPU实现独立的内核设计,难度相对于X86架构的CPU又要小一些:

英特尔主导的X86架构是一个封闭的系统,内核和指令集均不开放,目前获得指令集授权的仅AMD,兆芯等国产X86架构CPU之所以发展缓慢,原因就在这里;ARM架构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,海思已经获得内核和指令集永久授权,如果以此为基点实现独立内核设计,既可以避免版权纠纷,又可以和ARM架构体系兼容,减少市场推广风险。值得押注

重点来了,虽然ARM架构的CPU相对于X86架构的难度要小一些,但真操作起来,仅凭海思之力也扛不住。一方面,指令集演化和内核迭代需要大量人力、资金资源,CPU研发出来后,还需要到市场试错(英特尔和ARM也推出过表现暗淡的CPU,今天的成就也离不开到市场试错);另一方面,CPU研发出来后,需要迅速占领市场,而华为手机目前和将来的不确定性,大家都懂的,这里不罗嗦。

个人看法是,华为可以让出海思部分股份,由国产手机入股,解决自研CPU的市场推广难题,可以从中低端市场逐步开始。国产手机们应该没理由拒绝,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备胎,未来终归是如履薄冰。

ARM架构CPU、GPU内核的独立设计突破,注定是一场攻坚战,但值得一战。当年日本集中力量办大事,在几年内就在半导体存储芯片领域追上美国,成为行业霸主,但因为没有掌控全球产业链的能力,被美国从半导体芯片供应链上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
现在,美国押注中国会走日本老路:要么乖乖就范,要么听命出局。(参见《日美芯片战争往事》)

既然美国在押注,为什么我们不能押一把?

如我国能实现独立设计ARM架构的CPU、GPU内核目标,将来即使出现极限极端情况,也会因为掌控自主供应链,避免走上日本老路。

除非特别说明,文中图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图片作者所有,因来源不可考,难以一一标明出处,如有侵权,请即联系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新濠天地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    鲁ICP备13021909号-1
产品与服务| 营销网络| 人力资源| 关于威尼斯城| 新闻中心| 联系我们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