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:

详细内容

字号:   

让老外们排队购买的一加手机,究竟牛在哪里?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-05-24

来源:财经早餐 作者:铁马马想换手机

轰轰烈烈的手机春季发布会过去了,各大机型也都看点十足。

有人说,雷军的小米这次遇到的对手,是同为“湖北帮”的刘作虎,创办的手机品牌一加。

说到一加,可能在国内知名度不如华为小米和OV,可能还不如曾经风很大的锤子。

刘作虎

有人甚至会说:“哦,原来还有一款手机叫一加”。

一加第一款手机累计出货量超过了150万台,相比其他手机厂商,这个数字并不大。但这款手机海外销量超过六成,覆盖美国、印度及欧盟等36个国家和地区。

和传音在非洲打下了一片天一样,一加在欧美那可是有着大票忠粉的。(不是广告)

一加算是早一批进入国外市场的国产手机厂商。在欧洲、北美洲等市场,一加都有着稳定的用户群体,无论是市场表现和口碑都很出色。

据说一加在欧美地区的抢购那可是大排长龙的待遇,而创始人刘作虎到硅谷考察时,发现很多大互联网公司的员工,都知道一加手机。

一加7pro海外发售的排队景象

而当地程序员听说他是一加公司的,纷纷找他要邀请码。(因为一加的手机最初是要邀请码才能购买)

所以有没有海外的财友,留言板评论一下你有没有见过一加的身影呢?

你看这个张老板啊,其实他姓刘

在一加创始人刘作虎的微博下,大家都是催张老板备货,催张老板发货,给张老板提意见的,我就奇怪了,为什么要管刘作虎叫张老板呢?

原因是有人在他微博下面留言催他:张老板,一加5的货什么时候备齐?

刘作虎本人还点了个赞,后来大家也就将错就错,他就变成了粉丝口中的张老板,他自己也自称张老板。

怎么感觉,有点随意呢?

但其实刘作虎创立一加,那才叫个随意。

2013年11月的一个周六,OPPO CEO陈明永给他打电话,说要不我们做一个新品牌,你来负责怎么样?

刘作虎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答应了。

刘作虎说:

“当时我向陈明永提了一个要求,要做就得另起炉灶,成立一家新的手机公司,不然员工总要抱原厂的大腿。”

第二天中午,陈明永召集OPPO一众高管吃了顿饭,在现场将上述决定告知了所有人,刘作虎很快就从OPPO办理了离职。

一个月后,由刘作虎创立的手机公司一加科技正式成立。就…就这么简单,一加成立了。当然啦,OPPO还是通过间接持股,占一加80%的股份。

红框里的公司即为OPPO

所以说到一加、OPPO、vivo,那还都是段永平的门徒啊。

20年前,段永平将步步高公司拆分成三家相互独立的公司。其中经营VCD、DVD的视听业务公司,就是后来的OPPO公司,刘作虎就是在OPPO做DVD的。

2006年,刘作虎开始在美国卖OPPO蓝光DVD。

当时就已经用了目前所谓的互联网模式,没有线下的销售,并在论坛里与用户沟通,根据用户的经验不断升级软件,是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产品经理?

其实略分析一下就能发现,一加在海外市场里,也试图复制做DVD的这一成功过程。

在美国市场蓝光播放器售价1000美元时,刘作虎把OPPO的蓝光播发器卡位在500美元之上,同时凭借优秀的设计和功能,将索尼和天龙等日系高端品牌拖到了价格战中,再凭借口碑的力量获得了胜利。

据说当年好莱坞很多人都是OPPO蓝光机的粉丝,2011年莱昂纳多为OPPO智能手机代言的时候,还主动提及“家里使用了OPPO的蓝光机”。

但毕竟,蓝光机不是一款面向大众的产品,而是主打高端人群、发烧友的小众产品,虽然每年只有十万台左右的出货量。

好几万人的OPPO里,蓝光机事业部只有几十人,无论是贡献营收还是团队人数,他们都不怎么显眼。

2012年,刘作虎调离蓝光事业部,开始执掌OPPO手机营销系统,在这时,他推动了手机的互联网营销。

但这与OPPO多年积累下的线下销售发生正面冲击,还让原有的线下代理商感到不满。

在这时,刘作虎觉得,要想做互联网品牌还是需要独立出来,不分家、只分品牌的方式并不可行,这也就是一加独立出来的最初构想。

少年失意的刘作虎

和湖北老乡雷军学业有成大二写的程序就被编进大一的教材不一样,刘作虎的学生时代是有点小失意的。

刘作虎1975年出生于湖北汉川一个农家里,他从小天资聪颖。高中时,他喜欢的女孩推荐他去考浙江大学,他“一不小心”还真考上了浙大。

据网易科技报道:

刘作虎自己透露,其在大学时因学习好被同学找去替考、结果被抓。当年因为“品学兼优”,刘作虎当时已经被“提前保研”,但室友却因为成绩极差而为毕业补考焦头烂额;不忍心见到室友读了四年还拿不到毕业证,数学高材生刘作虎热血上头、豪爽答应代考。事情的结局可以想象,代考的刘作虎被监考老师认了出来,最终被取消保研资格并留校察看,还没有学位证。网易科技

毕业后,没有学位证的刘作虎不得已开始找工作。

他到广东的第一天,在草地上睡了一晚,那时候广东查暂住证,他还差一点被抓到东莞樟木头收容所。

最后找啊找,找到了一家不大公司,对方不嫌弃他没学位证,对他说,我们公司现在不太大,但机会很多,没学位没关系。

刘作虎误打误撞找的公司,就是由同样来自浙大的段永平创办的步步高。

在这里,刘作虎才真正结束了之前大学里的阴霾,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。

他深受老板段永平影南派企业家的影响,朴素,追求产品细节,刘作虎也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细节控。

熟悉刘作虎的人都知道,他喜欢打磨产品,对细节有近乎完美主义的追求,还有人说他是“最难搞的产品经理”。

一加的公司文化就是——不将就(Never Settle)。

据说一加当年开发第一款手机模具下厂前一晚,刘作虎与工程师看图纸,发现悬浮屏与边框之间的距离比先前设计的多出 0.1 毫米。

刘作虎执意要修改。

于是,工程师们不得不重新打开模具,将悬浮屏下调 0.05 毫米,边框上抬 0.05 毫米。为此,产品推迟十几天上市,手机成本还增加了十几元。

是风险厌恶者?还是克制的野心家

除了细节控外,在刘作虎身上,还有两点很矛盾。

一方面,他是个野心家。

刘作虎在步步高工作后,他用第一个月工资买了个BP机。

第一个项目做完,老板发了一个3000元的红包,他又马上跑到深圳买了一部手机。

他们几个年轻人,周末去长安镇吃饭,一上车就是20元,来回两部车,光车费就要80元。

“也没做什么事,就不知道钱到哪里去了,但我从来不担心,如果连自己都养不活,还工作个什么劲?”刘作虎说。

这点还可以从刘作虎给一加的品牌定位看出来。

因为一加进入手机市场是13年年底,当时国内手机品牌之争已经是白热化的初期,当时苹果、三星、索尼、LG、HTC等风头都不小,还有国内的华为、小米、OV、金立魅族。

有位刘作虎的忠粉说:“我们张老板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”。

在一加创立之初,刘作虎就直接定位为“国际品牌”。他和合伙人们压根就没认为一加是国产手机厂商,创立之初就说:“只是现在在深圳办公,在欧洲和印度都会组建团队。

他们也不认同媒体报道的“一加出海”,他们称:“对一个国际手机品牌来说,卖到世界各地再正常不过了”。

相反的,他又十分厌恶风险。

在面对一些重大抉择和潜在危险时,刘作虎又显得更加保守和小心翼翼。

他不愿冒哪怕是“百分之一”可能的风险,在他看来“百分之一的风险发生了就是百分之百”。

他曾经拒绝过一些别人看起来的大单。

比如,韩国第二大运营商给刚刚创立不久的一加公司开出过40万件的订单,但他说:“哪怕别人拿着现金找我,这笔生意也不做,万一人家中间不要了,我的公司就会死。”

在一加第一代手机发布会前两天,刘作虎发了条朋友圈,“有点激动,有点紧张”,配了个笑脸和一张发布会现场的照片。

搜搜刘作虎的微博,激动、紧张成了关键词,有时候还希望服务器不要宕机。

那是什么支持着矛盾的张老板带着一加走到今天呢?我认为是热爱。

2015年6月,刘作虎回到母校浙江大学演讲,回忆起初入步步高时的情景:

“当时老板跟我说,要不你去做采购吧,我说我没兴趣。那个时候我刚刚毕业一年多,很多人后来说你好傻,采购这么好的位置你为什么不去。我就感觉没兴趣,我就喜欢做技术,我说我技术上没有学够,就这么简单,所以一直做了十几年的技术,但是我做得很开心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”

他得出的结论是,真正要把一个东西做到极致,最根本的还是要热爱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新濠天地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    鲁ICP备13021909号-1
产品与服务| 营销网络| 人力资源| 关于威尼斯城| 新闻中心| 联系我们|